首页 >> 特别专题 >> >> >> 正文 今天是:
“叫好不叫座”的尴尬
出处:文汇报   作者:万润龙   2004-10-11 16:09:31
    ●获奖的愿望和为之付出的努力值得褒扬,必要的投入也无可厚非,笔者不得其解的是,难道政府对高雅艺术的投资,目的就是为了冲奖 
    ●有一组数字极能说明高雅艺术“叫好不叫座”的尴尬:2003年,中国京剧院的总演出场次为148场,比2002年减少了100多场。而在我们的高雅艺术“不叫座”的同时,海外的洋剧团却长驱直入,在中国各大城市的剧院中叫好又叫座 
    ●海内外高雅艺术的成功运作典型,对于正在实施文化体制改革的文艺剧团和舞台艺术市场,应该是值得借鉴的典范      

    国庆前夕,中国第七届艺术节落下帷幕,51台参加艺术节的剧目共获得文华奖的12台大奖、1台特别奖以及38台新剧目奖和180个单项奖,参赛节目所表现的质量和水平,使所有亲历艺术节的人难忘。 
    本届艺术节“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思路,使艺术节有足够的实力邀请到有百人阵容的世界著名德国柏林交响乐团来华表演。300万元两场音乐会的成本换来的是整个艺术节品位的提升,而2000万元社会资金的进入,不仅邀请到了6台海外高雅剧目,而且使艺术节的运作者不必再为资金的紧缺犯愁。 
    但笔者在对艺术节的采访过程中,除了听到以上评价外,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则是:艺术节后怎么办?尽管有些剧目已经荣获文华大奖,但这些剧团的掌门人却已经在为剧团和获奖剧目的出路犯愁。 
    在艺术节期间,笔者曾对参赛的51台剧目的投资作了粗略的调查,这些剧目的投资都十分可观,多的达上千万元,少的也在上百万元,大多为数百万元,总投资在亿元以上,而且,除了舞剧《霸王别姬》是由企业投资外,其余50台剧目几乎无一例外地由政府投资,而且主要目标也无一例外冲着文华大奖而来。 
    为了冲奖,各参赛剧目不惜花巨资借用一流人才,从编剧到导演到舞美灯光服装道具全是精英,强强联合的目的就是打造精品工程,主要目标则是获奖。为了获奖,除了舞台工夫之外,许多参赛的剧团以及各地文化主管部门的领导还把工夫花在了舞台之外,请记者,邀领导,访专家,目的都是一个:为获奖造势。 
    获奖的愿望和为之付出的努力值得褒扬,必要的投入也无可厚非,笔者不得其解的是,难道政府对高雅艺术的投资,目的就是为了冲奖?政府部门在投资时有没有考虑过剧目的市场化运作?参与评奖的专家评委在打分时有没有考虑过票房的因素? 
    于是,中国的高雅艺术市场就出现了一种特殊的现象:“叫好不叫座”或者“叫座不叫好”。某地级市的一个剧团“十年磨一戏”,投入了300余万元,请了业内精英人才打磨了一台精品大戏。主创人员表示,打造这台大戏的目的就是为了参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而非为了商业演出。该剧团打造的另一台大戏也是获奖精品,但市场反应平平,只演了20多场。 
    有一组数字极能说明高雅艺术“叫好不叫座”的尴尬:2003年,以弘扬国粹京剧为主要任务的中国京剧院的总演出场次为148场,比2002年减少了100多场。而在我们的高雅艺术“不叫座”的同时,海外的洋剧团却长驱直入,在中国各大城市的剧院中叫好又叫座。以北京市为例:2002年北京涉外演出超过2000场,到2003年,这个数字达到了6443场。外来音乐剧《猫》在北京演出了9场,全在人民大会堂,票价从380元至1680元不等,观众排着队购票。这种场景,令人心动。 
    笔者举这样的例子,决无妄自菲薄之意。因为在中国的高雅艺术剧目中,同样也有运作成功的例子。 
    本届艺术节有两台参赛剧目很能说明问题。一台是浙江绍剧团绍剧《真假悟空》,另一台是上海东方青春舞蹈团的《霸王别姬》。 
    《真假悟空》是浙江绍剧团历时三年精心打磨而成的力作,著名戏剧评论家刘厚生称之为“迄今为止中国舞台上最接近神话的神话剧”。在本届艺术节上,《真》剧作为压轴大戏,并被评为文华奖特别大奖。精明的绍兴人在创编这台大戏时搞了三种版本:精装版争夺奖项,简装版挺进城市,草台版主打农村,满足了不同层面的市场需求,而票房前景自然可观。去年以来,《真》剧在绍兴农村以包场的形式试演了十余场,每场观众都达上万人,露天舞台四周漫山遍野都站满了人,票价均摊到每个人头上,只要5毛钱。这才是真正的大市场,因为艺术最终的观众群体依然是普通百姓。 
    舞剧《霸王别姬》是本届艺术节51台参赛剧目中唯一一台不是由政府投资的大戏。谢幕后观众鼓掌5分钟还不肯离去的场景证明了这台戏所获得的公认。而更能获得公认的则是这台戏的运作模式。这台戏由上海东方青春舞蹈团创作演出,上海西部企业集团是这台戏的投资方,投入资金为400万元,制作出品是上海城市舞蹈有限公司,该公司一手引进“西部企业”,一手操持海内外演出市场,至本届艺术节开始时,《霸》剧已经基本收回了投资,而今年四季度和明年的海内外演出档期也已排得满满当当。 
    “三合一”的运作模式解决了剧团的两大后顾之忧:演出的“硬件”足可无忧,演出的票房也有市场“操刀手”在运作。剧团当家人完全可以一门心思抓演出质量和舞台效果。 
    对企业来说,参与《霸》剧只是一次投资行为。“西部企业”就有权分取利润。而无形资产的回报更是可观。“西部企业”在江西的一个大型项目投产,《霸》剧全班人马拉到南昌,为“西部企业”大大地“秀”了一把。“西部企业”在江西南昌一夜成名。 
    成功运作的高雅艺术的个案还有很多,像上海萧雅民营剧团对《何文秀传奇》的整体运作,由中央电视台投资改编拍摄成8集越剧电视片,同时打造衍生产品——同名舞台剧,该舞台剧尚处排练阶段就已确保收回全部投资,并保证赢利。还有京剧连台本戏《宰相刘罗锅》一至六本的市场化运作,这是北京京剧院、北京艺术创作中心、北京长安大戏院按照文化市场的操作规程,精心策划联合制作的。这台好看、好听、好玩的戏,使京剧重新回归到世俗本位,走出了“叫好不叫座”、与演出市场脱节的“误区”。因此,笔者以为,高雅艺术的评奖,应该考虑票房因素,因为舞台艺术面对的毕竟是观众。 
    本届艺术节上,承办方以750万元的代价请来了美国百老汇经典音乐剧《音乐之声》等6台经典音乐剧目,这些剧目无一不是高投入、高利润的精品大作。海内外高雅艺术的成功运作典型,对于正在实施文化体制改革的文艺剧团和舞台艺术市场,应该是值得借鉴的典范。 

『关闭窗口』

 
©2002-2004 7YJ.org. 版权所有:第七届中国艺术节组委会 技术支持:浙江文化信息中心 杭州亿迪安网络技术开发有限公司